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咒文]1.逃离

悠闲的躲在树上的女孩,听着树下那群孩子吵闹的声音渐渐的低下去无语的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吗,小孩子的乐趣真是不太理解,精神也很是奇怪。”女孩摊着脸拒绝去理解自己也是小孩子的一员,伤口长时间的用力让女孩的双腿有些冰冷僵硬,一动难受的女孩一抖,还是不适应啊……麻烦,不能再发出声音,被发现就不妙了……
啊~受伤了啊,又要被“妈妈”扣饭菜了,但是再不吃饭明天就有可能完不成任务偷偷溜去藏书阁了。但也把衣服弄脏了……大概也是一样的结果吧。女孩抿了抿唇,有点犹豫,要放弃明天偷溜出去的机会吗。她叹了口气要忍耐啊,啊啊啊真麻烦!!!

“我们就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这可是大笔大笔的资金,要放弃绝对不行!”声音的那头很是愤怒。
声音很大,也很耳熟,已经开始了吗,希望没有漏下什么重要的东西,女孩想。为了安全起见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动用了忽视咒文。
“但是,这是不安全因素,咒师的力量有多恐怖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与吾有关!!女孩有一瞬间的心慌,又瞬间冷静下来,冷静,要记住你是“怪物”。女孩重新睁开半敛的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漠像是一片荒芜的沙漠,仿佛能吞噬所有情感,快的仿佛是错觉。
“哈,一出生就被就控制能出什么事,这是这是巨大的利润链条不能断,再者不少的产业都受这个利润来分红的你们为什么要不满,在者说长大了也是家族的一员,最后还能免费的得一个听话的战斗力,两全的事情。有什好不满的。”
确实是控制就是不太严密,不然不可能让吾成长到这种程度啊,愚蠢的人类,吾的咒可不只有生出利益的存在。女孩弯了弯嘴角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不行,咒师的能力不能暴露,上面又一直监视着我们,你们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眼前的利益难道真的比命重要吗!”
“我们不说有谁知道,把它关起来,再找一具假尸体谁知道是它。”
吾的存在……果然吗
“那也是巨大的隐患,谁知道那些咒师的手记里到底写了什么,不管写了什么只要有知识就一定有可能反噬。”
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想要反噬的“怪物”在苏醒后可是一直在紧盯着你们,尽兴的闹吧,终结的那天很快就要到来的还差一点烟花就要准备完毕,你们亲手制造的“怪物”不是吗?女孩冷漠的抚摸着自己的皮肤,感受着皮肤下流动的血液,这可是最好的材料……
“家族里不是没有专业的洗脑人员,你说的根本不是事,再说就咒师的那个特殊体质,没有经过训练和药材的辅助就是一个全身瘫痪的存在,有什么好怕的。”
要是没有训练和药材的辅助就会全身瘫痪的可能性,吾早就知道,这具“怪物”的身体可是拥有者无限的可能性呢~
女孩越想约兴奋,不自觉的咬破了嘴唇,痛,不行,现在要理智,看他们还有什么是可以对吾有利的,时间还早,吾的烟花还需要一个完美的谢幕礼,时间不够了吗。
“那也不行,曾经有传说说他们曾经研究出了传送阵,要是被激发我们就找不回来了,还会被上面的人怀疑,绝对不行”
传送阵,啊,知道了吗……看来烟花吾要另想办法了啊~
“传送阵,那是传说中的东西能存在吗,那些都是夸大,夸大!”
“我们当初也不信咒师的存在,现在它就活生生的站在你们面前!要防范未然,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太危险了。就我们现在所知的咒师就没有一个不是高智商的,绝对不行,要尽快处死”
“我也同意”“我也是”“那是怪物绝对不能再让它继续成长了,绝对会给家族带来灾难的”
果然没有时间了……
“现在家族的大部分发展都是靠这个撑起来的,绝对不能有误,不然我们将整体下滑。”
“那就延缓执行好了。”
“在想想怎么瞒过那些眼线吧。”
……

不就是灾难吗,你们说的啊,是“怪物”难道不是吗。
不过看起来吾没有多少时间了,吾接受的那片灵魂碎片的残缺度太高的,虽然明白了很多但是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吾将他们都拖下地狱,真是超级可惜~,要是按照计划就完美了的说,不过估计真正看管吾就是这次的咒衣的完成的时候了,真是心急啊,打破了吾的计划还真是不可爱。女孩看了看天时间才中午,他们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会派人来警惕吾呢,中午正好没人,先去搬书,先制造一个盛大的谢幕礼吧~,没有预定烟花用别的来代替也可以嘛~。
想清楚现在干什么最好,女孩弯了嘴角兴奋的将提速的咒文作用在腿上,迅速向藏书阁跑去,伤口虽然麻烦,但在谢幕礼面前可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啊~简直是迫不及待了。
女孩从围墙一个狗洞钻了进去,小心翼翼的从看管藏书阁的人中间不发出声音的溜了进去,女孩看了看那几个人看起来和之前一样在看着什么很吵闹的东西,纯黑的眼眸中酝酿着嘲讽,昏暗的黑色里阴郁不定,确定短时间不会突然的过来就动用结节咒文将声音取消,将对外的画面暂停,才有些虚脱的按上石门的按钮,石门在开了一条她能用过的缝的时候就直接钻了进去快速的将门合上,取消了结界的咒文,女孩有些能力透支的感觉连忙将一只藏在口袋的一小块类似透明石头一样的东西放在了嘴里,半响才恢复了过来“看来按照记忆里的做法将力量凝成晶石,没错不白费吾虚弱了好几天,一个月的量应该足够我把制造一场美妙的谢幕礼了,不来一场盛大烟花来庆祝可是在是有些遗憾那,东西什么的太多了不好挑,就都都带走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了呢。”女孩好心情的继续布置着。
就在她动用能力搬走其中一个非常不显眼的书柜的时候,女孩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东西链接着这个小小的书柜,她弯腰看了看这个书柜底部有一本书倒是奇怪的很,不仔细感觉甚至会下意识的忽视那本书,有能力的作用在里面,她用手戳了戳那本书感觉它的活动是向里的她,看来还找到了一个密室,真是幸运,再次发动结界隔绝了声音把那本书向里一推,果然书柜移开了,下面是一个小型的书库,按照感觉估计就是重要的咒书了。将书收起来,重新关上书库将书架拆下来,利索的掩藏了这个书库,在搬空了整个藏书阁后已经暗了下来,那个女孩看着即将堕入黑暗的夕阳沉默着,像是在做着最后祷告,祷告着什么,自己,还是可笑的命运,她或许自己也不明白,在这个安稳的世界,不一样的存在就像是怪物被抛进了人群,人类的掌控,不是你吞噬我就是我吞噬你的存在,错的是谁,大概谁都不是吧,大概这就是所谓生而就要承受的罪孽,活着就是原罪吧。
她平静的看着那些人闯入,看着那些人将“母亲”拿来威胁她,漆黑的枪口对准了中央那个瘦小的女孩,她觉得有点可笑,拥有怪物,赚取利益的人类迁怒的将刀指向了看管怪物的同类,仿佛那颗毫无蜜糖的砒霜对怪物有着无限的吸引力,像一出可笑的哑剧。
吾将离开这个可笑的囚笼,亦将最后的谢幕礼准备完毕,女孩看着手中已经消失的的一片灵魂碎片,和最后一块晶体冷静的想着。
女孩看着那些人,冷静的仿佛不是之前那个有些神经质的她,冷漠,高高在上的冷漠,是曾经他们对她的眼神,不,对他们来说,吾是它,是“怪物”。
“这是吾,为汝们准备的谢幕礼。”她这一刻一点都不想一个幼年天真的存在,甚至哪怕是幼小的身躯却在他们眼中的吾,是怪物一样的存在。可她什么也没做仅仅是站在那里,在周围的衬托下格外的单薄。
在夜幕下逐渐明亮的仿若烟火的咒文,显现盘踞在高高的上空,不容置疑的宣告着其存在,将咒师的存在,他们极力掩藏的现在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空气凝固般,所有的威胁、辱骂、枪声,炸弹声,都通通消失不见,他们伤不到她,但咒师的事情已经暴露无遗。
下一刻他们就开始焦躁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咒文……恐慌蔓延
一个男人冲到她的面前一把扼住她的喉咙,冲她喊了什么。
她听不清,世界在他们到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模糊不清。
巨大的火球已经开始从天空降落,砸向那些人类,大规模的天炎咒攻击范围她已经记不太清了,大脑像是开始扭曲,身上的攻击反射咒文,也让那个男人付出了攻击的代价,女孩淡漠的看着眼前犹如地狱般的场景,突兀的开口了“汝看,吾是怪物,所以吾带来灾难,很合理对吧。”整个家族,她想起来了,范围是整个家族,无论男女,无论老幼,无论有罪与否,给她带来灾难的家族,由她带来了灾难……
她转身,步入传送阵,离开,也将那个给她带来灾难的家族,抛之脑后。有什么也遗失在了这片地狱般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