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咒文]2.分裂的灵魂

虽然已经不算的上是第一次使用传送阵可这次却是难以忍受的眩晕,仿佛是将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挤压,空气,空间感,甚至五感都有剥夺感,就在好似永远达不到尽头的黑暗中堕落的时候,光明,被被剥夺的五感近数回归。
将所有差点撑爆自己的咒力都用完甚至有些透支的她,看着这个宽大的空间,突然间的笑了出来仿佛是在嘲笑着什么“哈哈哈哈哈哈”笑的嗓子撕裂般的痛着,可笑的支配者,可笑的囚笼,可笑的理智,可笑的情感,可笑的复仇……然后黑暗一如她所料的那样不可控制的来临。

堆满书籍的中央的女孩仍在在昏迷中,烧的通红的脸直白的昭示着女孩的身体状况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意识混沌少了什么而被迫的被迫被撕裂开来,身体也如同撕裂般持续反复仿佛她要将她重组一遍,“嗯,唔嗯,哈咳咳咳”剧痛终于还是将女孩痛醒了。
她看着绘满了奇奇怪怪半成的咒文,心情突然沉淀了下来,逃离了,报复了,带来了灾难犹如他们对吾做的那样……
没有了人类伪装的柔弱,没有了提心吊胆的谋划,完成了完美的谢幕礼和华丽的烟花,远离了令人作呕的人类,带着一身的伤痛吗……
按照融合的灵魂碎片的记忆,吾的灵魂也缺失了一块吧,一个月的的咒力将差点撑爆的身体毁坏成了什么样子还未可知。
女孩还为想清楚什么,强行忍下的疼痛就将灵魂本就残缺的女孩在次拖入黑暗。
偌大的房间最后只剩下了女孩并不安稳的呼吸声。

黑暗中有什么改变了,而后渐渐的稳定了……

【呦,复仇的快感怎么样~】站在女孩面前的女孩,背着手笑嘻嘻的问着
〖你……谁……〗女孩呆滞的眼睛有些空洞的看着她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在她的记忆中她应该在昏迷才对。
【『怪物』,看来伤到了语言和新融合的记忆不足啊,『理智』】女孩没有在意她的疑惑就像是相识了好久一样。
〖『理智』?〗精神世界?看来是这样没错,『怪物』?是复仇的主导性格才对。
【按照“经验”来说估计,吾们现在的情况是灵魂的裂缝太大直接将吾们分开了『理智』,你还好吗,你的损伤应该是比吾小,但是负面状态会持续。】看来吾被压制是因为那个灵魂碎片还未融合的缘故吗。
〖丢失,『幼年』,『怪物』?〗『幼年』丢失,女孩仔细的感觉着自己的精神世界。吾们被分开了,『怪物』?
【哎哎哎,是吾,看来你的情况还不错嘛~】应该是可以撑住身体的生存的最低条件了,吾沉睡一段时间应该不要紧吧……她想着呲了呲牙,笑了一下。
【那个裂缝估计就是『幼年』了,放心吧,幼年期的吾们也不是可以小瞧的存在。况且比起吾们她可是要完整也轻松的多了。】毕竟幼兽也是隐形的怪物啊~
〖要,沉睡?〗她看到『怪物』的笑容也并没有什么反应,『怪物』确实是最喜欢笑的那个了可是总有一种神经质的感觉……
【嗯,毕竟不立刻融合恐怕真的会会受创,就不会是被压制这么简单了。】她摸了摸她的头【不过,因为你的记忆不全,吾在融合之前估计是不能将你缺失的记忆补上了。】她想了想还是嘱咐一下吧
【这个实验室的外面是热带雨林,你出去的时候要小心,出去给自己加个忽视咒,解毒就不必了,之前刻在心脏的存毒咒必要的时候还能当个杀手锏,这么一折腾身体的恢复,吾感觉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但是估计会有副作用,『理智』你多注意一下。 要多刻意的训练训练身体别老是想着做实验,你是什么性格你知道的『理智』】女孩蹲下戳了戳她的头有点恨铁不成钢,做实验就拔不动腿也是麻烦,但是按照『理智』制作的组合咒阵应该是存活没有问题的……
【对了,名字吾们的名字,『悠姬』那个男人给他未出生的女儿起的名字,如何。】
〖名字……〗名字,对吾们也应该是拥有名字的……
【对,名字,不是货物,不是它,是『悠姬』吾们只是『悠姬』也只会是『悠姬』】剩菜,打骂,繁重的任务,被向宠物甚至货物一样对待的时期已经没有了,吾们亲手将那个带给吾们灾难之地托向了地狱。曾经束缚吾们的存在已经不会再有了,只要吾们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更加的强大。
【睡啦,晚安】
……

『理智』看着眼前的『偏执』,冷漠的脸上眼神有些呆滞,复仇是偏执的愿望,也是她独有的坚持,这些吾都知道,可是吾呢,吾……吾想要变强,拥有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力量。

◇◇◇◇◇◇◇◇◇◇◇◇◇◇◇◇◇◇

大概是因为身体里的力量已经完全沉淀了吧,已经不会一动就会有一种撕裂的疼痛感。悠姬感受了一下力量,身体的潜能激发估计是不用药材,已经粗糙的开发了,可以直接训练了。『幼年』遗失并不太好受,但是感觉到应该没什么问题。

悠姬看着实验室中堆满的书库按照习惯有一瞬间有点想先去整理一下,但这个念头瞬间就被抹杀,现在消耗能量是浪费。考虑是真的要在这生活,床是有的,布料没有,食物只有一周的分量,但是现下是最后的食物,以现在咒力的恢复解冻就没办法重新冰冻上,不到最后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这样一来食物也是需要考虑。水虽然是可以用咒术召唤出来,但是,每天咒术的使用只有十次有点浪费。水源也要考虑,要是是在太远就要考虑耗费一半的能量打个水井出来的可能性,先活下来再说其他。
悠姬看着储水器中还有一半的水估计一个月的水量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稍微整理了一下整个实验室,发现比之前感觉的要大,实验室,卧室,厨房,客厅都是有的,还有一个巨大的书库,六个同样巨大空房间,还有一个刚刚好可以放食物的冰库研究了一下是用能量晶体来供应的,看那些供应盒中的晶体消耗来定的话加上备用盒上的晶体保持开起可以保持一年。融化掉食物的冰层,一个周是没有问题了,看来是不用太着急寻找食物了。
之前『怪物』说的副作用是什么还未可知,现下只能期待不是失控就行。
咕噜噜……
吾身体……饿了明明才才一小会。这就是副作用吗……
悠姬难得的疑惑了一下,取出了一部分的食物。
眼看着着自己吃完一个周份量的悠姬沉默了,大概……也就是拥有力量的代价吗……【哎~其实还好吧,只要不是来个不受控制,其实都没区别就是了,要多多出去杀猎物了,不过越多越好不是吗,多余还能用来做实验反正不亏。嗯嗯~对吧~】
〖醒了〗感受到『怪物』憋住的笑意想着倒是确实,不需要太在意,不过还是要考虑一下研究和高能量的东西吧。
【一直都呦~小悠儿。】也只能聊聊天了,压制那个灵魂碎片实在是太费力了。
〖很,烦?〗很难融合吗,一直被不能出来活动多动会不会很烦躁什么的。
【啊,亲爱的你这是小看吾哦~吾会生气的呦~】真是的明明把生存的压力都压在你的身上了,好歹抱怨一下吧。『理智』嘛,好吧不能烦躁『怪物』这样的想着。
〖哦,猎杀〗哦,生气就生气吧,吾去猎杀今后的食物。『理智』冷漠回答到。为了今后的实验时间有保障,看来应该在外面多下几个陷阱好了。

【亲爱哒~这边武器库你找到了吗】
悠姬收拾东西的手可疑的顿了一下……
【哈哈哈哈,果然你没找到那家伙果然藏的你都找不到了,来猜猜藏哪啦~嗯】
『理智』没理她,嘚瑟一下这个家伙就会自己消停,告诉自己的。不出她所料,很快笑够了,她忍着笑【厨房,就在厨房啊,亲爱的,那个家伙是把菜刀也收收起来了吗哈哈哈哈,就在放菜刀架子下面有一个按钮,按下去就好了~呦】满是笑意的『怪物』试图引起她的笑意但是很可惜,失败了。
想到一种可能性,『怪物』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小悠儿,你的情感感知呢!】
突然的被打问让正在武器库挑要制作陷阱武器的『理智』一愣,〖残缺〗
并没有瞒她,但也将『怪物』的猜测命中了,没有一点点,可以安慰自己的可能性。
空气像是是突然凝固了,是吾执意要复仇不然不会让『幼年』丢失,『理智』语言障碍甚至连情感感知都毁坏掉了。都是吾的偏执,要不是吾……
『理智』并不觉得情感丢失是件特别难受的事情,反倒是是轻松了很多,连曾经疑惑自己的感情的不复存在,那是无与伦比的安宁。但随着『怪物』一阵诡异的安静一种心脏撕裂的沉痛感涌了上来仿佛被坠入了深海中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得到救赎。是感情……〖在,悔。『怪物』〗你在后悔吗『怪物』……
〖『偏执』,不,只是『偏执』,路,『怪物』,〗『偏执』你只是吾们的偏执罢了,这是吾们自己选择的路,你也是吾,不要在自责了,『怪物』?你这是在否认自己的坚持吗,『偏执』……
〖嫌弃,情感,吾的路,偏离,坚持,『偏执』,你是,救赎,救赎……〗还记得当初吾就嫌弃过情感,那会使吾偏离吾的路,背弃吾的坚持,吾的冷静『理智』,你是『偏执』,复仇心是你的坚持不是吗。『偏执』,对于吾们来说是救赎『偏执』,你还记得吗。

〖吾们,觉悟。〗吾们从最开始就已经有了觉悟不是吗。
〖否认〗你现在是在否认吾们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吗。
〖初衷〗初衷,不记得了吗『偏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