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悠姬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她是缺乏安全感的,母族都因为无关的未来而毫无阻碍的选择抹杀悠姬,但她又是几乎毫无情感波动的,或许在那些研究出现好的发展的时候,或者有新的可以研究研究的时候她是有一定的心里波动的。她是害怕恶意利用性质的背叛的,甚至是生理性的厌恶,但是对动用了真感情的对立却毫无反感。她不是冷血的人,却又视性命如草芥,弱肉强食也是她的信奉之一,她是有些古板的研究性质的人才,可偏偏就是攻击力极强的神秘咒师,和医师虽然她更喜欢自己研究毒物。说她脑回路清奇却又极好搞定,只要答应其条件就会尽量去保证完成,就算完不成也会在收了东西跑路之前告诉你,再告诉你一些可能的渠道。让你咬牙切齿又清楚的知道追击没有任何好处而放弃。
说她不善于交流,确实正常说话都喜欢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但是朋友很多,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有机械师,幻术师,武道家,神医,炼金师,科学研究发明家,各行各业,各型各色的她都认识。

虽然勉强使用她电子产品但是为了交流方便,为了研究方便还硬生生研究出了转化成咒力但又作用不变的咒阵,好好的震惊了那些研究病患者们的热情。启发了他们一段时间的咒术研究热潮。
但是一旦阴天,她就会犯病,可能是因为咒师沟通天地的原因,无论是不是在地下,只要她呆的那个地方是阴天她就会开始犯病,最恐怖的是她会开始翻自己的记忆宫殿,(当然这个记忆法她也推荐给了好多人)最恐怖的大概就是,她会在阴天的时候大方自己的腹黑心理开始不动声色的报复,在他们被坑了几次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家伙一阴天就会长时间不回自己的实验室,而且每次阴天的倒霉对象都在上一次阴天之前对她来说被记了一笔黑账的人最惨,一旦阴天,她的做法也会相当极端,还曾相当厉害的坑过白兰,把白兰当做了一个副作用很明显的部分动物化能力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有的话只在于有一段时间会有一个随机器官的加强当然是可控。

她是个标准的面瘫但却是因为长时间的面对数据和实验的脱离社会的标准结果,只是不太会表达,再加上她本身的感情也比较的平淡,大概最强烈的情感表达都在那个家族慢慢磨光了。但是在外界演起戏来还真是极少不回被骗过七王,毕竟假假真真,有假有真。太过的容易分辨,但又简单的将你的怀疑打消或者转移话题来误导你,但不会真的说谎就是了

她是理性的也是随性的,在面对巨大事故的第一反应也是先考虑问题收集情报信息,考虑如何解决问题。但是她又是随性她在发现这件事情很麻烦之后有很大可能是三种,第一种积极解决,这种情况基本可以确定是有她感兴趣的事情,第二种是懒懒散散的去做糊弄糊弄就算走个过场也在全程发呆,但是因为大面积面瘫不回被发现,第三种就是干脆懒得做各种拖,但是除了第一种是有迹可循,另外两种可谓是看当时她的一个念头的想法了。

她在很闲的时候跟她玩一些哪怕是她输的游戏她都会灰常开心,瞬间关系会变好。但是她不太会和别人主动交流更别说是一起玩游戏,可以说是童年的阴影吧,她几乎没有和别人玩过游戏,但是在家族里的时候因为地位低下经常被当成玩具,虽说她已经足够强大但是心理年龄除了经常放空之外其实还是像一个小孩。但是她小孩的那一面实在是太不容易发觉……因为她是面瘫又有些交流障碍。

她其实是把巴利安的人当家人的,在心里最隐形的地方。
XANXUS是爸爸
S娘是妈妈
玛蒙是长姐
列维是爸爸的变态属下/宠物
贝尔是弟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