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来到未来的悠姬虽然快速融合了灵魂碎片,但是因为悠姬·杰索的遗产中包含她拥有的一切所以除了记忆还有人皮咒书的融合,她预计出她要昏迷一段时间就下意识的传送到了巴利安。但是巴利安的未来是没有她的,但因为XANXUS知道他们要与未来对换所以这个一回到巴利安就放心昏迷的咒师极有可能是那边转换过来的,而且因为那种突然间来临的灵魂契约的第一条就是对他的绝对忠诚,就没有当场杀掉她,弗兰表示他认识一个咒师可以请他来看一看,对于他们咒师来说,有个未来的苗子都是欣喜若狂的。而且他们的在学习成为之前的咒师第一条誓言就是不能向契约者撒谎,第二条就是善待“同类”否则灵魂会降下惩罚。
“弗兰你要是早知道有个小辈在这里就早说啊,早说我也会给你优惠啊,把我家小辈藏起来干什么,不过弗兰,为什么她认可了他们唯独没有认可你半点?”
“可怜的小家伙没人告诉你在信任别人也不能在契约上重新给别人加砝码啊,咒术的天赋都绑定上自己还不捞一点好,这是要蠢死了。”他用了一个“父亲……”他用一种难受的表情看着XANXUS几个人都是人精哪里哪里不明,他叹了一口气“孩子啊……”继续感受她对他们的感情,干脆不睁眼直接指了 [她其实是把巴利安的人当家人的,在心里最隐形的地方。]
XANXUS是爸爸
S娘是妈妈
路斯利亚是长姐
列维是爸爸的变态属下/宠物
贝尔是弟弟
“但是还有一个姐姐角色的不在”他感受了感受身边的空气“不在啊……”
“不管是谁去给我煮……#*@¥$*&%....”
{这个咒师也是一个经常做实验的宅对巴利安的结构不太了解。}

而且XANXUS的超值感没有有问题的话就是这个老头并没有说谎。而且契约也没有报警也就明显的说明了,他没有说谎。
“身为契约者也不好好看着她就让她胡闹,灵魂变动倒是不知道得了什么契约的好处不过看弧长波动应该是亲人吧最少也是双子啊。”
她就是那个悠姬·杰索这个世界的过去?
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那个神经质的女人说是自己契约人怕就是这个十年前的女孩了。不过就看哪个女人就知道这个女孩也是个实力强劲的主。

*①
悠姬·杰索没有接受过政治的碾压,而悠姬从最开始步入社会栽了个跟头就开始研究政治学了所以要恐怖的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