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荆棘】和【医者】现代的一个小故事

[啊啊啊啊荆棘又死了,我可怜的荆棘QAQ]

一个人脉巨大的家族的大小姐,是凹凸他们的经纪人,也把他们挖来娱乐圈的人。

在学校的时候简直可以算的上是他们的保姆,当时她的精神就像是活成了她的样子,毕竟她曾经就像是雷狮那样的叛逆,追逐自由。[注:这里他们是在一个大别墅住的,而她则是为了稳定她不太稳定的精神状态,她的家族要是要获得实权就要有一定的人脉和实力。她本来就是本家大小姐,在加上本来培养的继承者人脉和实力都不如她就被那个继承者给推上了掌权人的位子。]

她的曾经就是和荆棘的故事。

关于学校,学校是一个小学一直到大学的一体的凹凸学校,是一个天才云集,排名式的学校。

每年都有学园祭和排名比赛。

她在学院的时候可以说是活成了荆棘的样子,她的温柔,她的家务全能,她的谦虚,她的全部全部都是她的样子。

在她没有精神状态稳定的时候她甚至是妄想出了荆棘的存在,被家族发现后接受治疗结果不太好,分裂出了第二人格荆棘,最后被当时的家主一巴掌拍醒,从此可以说是荆棘的人格也与她融合了吧,有很多下意识的东西都和荆棘一样甚至三观有一定的改变重组,但医生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就是这样,要维持这样的精神状态也是多亏了,药物牵制。

最初来凹凸学校的第一年她就是一直在吃维持精神稳定的药。

荆棘:写文满分,作词满分,舞蹈精通甚至可以编舞,家务精通,做饭大厨水准,甜点同样,照顾小动物同样非常精通。做事滴水不漏,非常完美,不会修家电但是会在她的指挥下修好电器。是个股民但是几乎没有赔过,大局观相当好,曾经也是一个家族的继承者,不过自己放弃了,但时不时的也会帮新家主处理文件,或者比较棘手的事情。

莱切尔:金融系常年第一,画画满分,作曲满分,乐器几乎精通,调酒,赌术也不错,曾经跟随家主练过对战的技巧,武器是镂空铁扇。计算机比较精通,会修家电就是不动手。曾经修过设计系有证书。

两个人都是天才系的人物,荆棘因为车祸死的,是酒驾,飞来横祸,是荆棘护住了莱切尔,莱切尔才没有死。

酒量特别好,曾经经常混夜店喝酒,后来是因为荆棘的事情借酒消愁却不会在醉了。之后,经常喝酒多后眼泪止不住的流,在喝醉后送她回家的那个人终究不在了。

┏┅┅┅┅┅┅┅┅┅┅┅┅┅┅┅┅┅┓
我发誓,无论前路如何艰辛,我都将披荆斩棘来到你的面前。

所以可以赏脸吗,我的公主殿下。
[这是在夜店荆棘献给莱切尔的一杯鸡尾酒,也是一次隐晦的告白。]

我发誓,我会对挚爱至死不渝。

我发誓,接纳你的所有,无论何时,我都将以恋人的身份,保护你,直至死亡将你我分离。

我发誓,我的公主殿下。
[这是在莱切尔喝掉那杯名为披巾斩棘的鸡尾酒她微笑着看着莱切尔时的心里话,在她的那本日记中有写。]

我知道,身为王女的你有足够的战斗力来保护自己的生命,但是那是在别人面前身为王女的你,而不是在我心目中永远的公主殿下,哪怕是一点小小的伤口,那也是伤痛,不应该由你来承受。
[这是在一次莱切尔受伤后,她在日记里写的忏悔。]

我从来都不是真正的骑士,但是你却是我发誓守护的永恒,甚至超越生命。

原谅我将要离你而去,照顾好自己,抱歉,我的公主殿下,我爱你。
[这是在被车撞了之后她在临死前留给莱切尔的一段独白,用录音笔记录下来的最后的遗言。]

我愿意追随,保护与你,并献上我全部的忠诚,我的公主殿下。

[这也就是为什么莱切尔一开始就对安迷修好感度暴涨的原因。]

┗┅┅┅┅┅┅┅┅┅┅┅┅┅┅┅┅┅┛

有时候她特别的想她的时候就会给自己找好多事情来干,以依靠工作来麻痹感情。

有的时候她会在的长时间工作然后被累倒之后会忘掉荆棘死的事实出现幻觉,休息好后就清醒了,想起来荆棘已经死了的事实,再出现幻觉的时候她就像回到了哪个荆棘还在的时候,也不稳重,爱撒娇,还死傲娇,特别的张扬肆意,有什么说什么,对着那个幻觉挑刺。看的人特别的心酸,因为很多动作都是在下意识的依赖着那个幻觉的,也不过是吸引着那个幻觉的注意。

而且对外人特别的不友好就像炸了毛的猫。

因为到荆棘死她都没有被荆棘挑开她们中间的那层窗户纸,她和荆棘都是打算在那一天表白的。这是从荆棘的遗物中找到的戒指和日记,莱切尔也是打算好告白的,戒指她也是准备了的。

所以这可以是她永生遗憾了,所以在发现那些苗头,尤其是互相暗恋的,她都会做一个神助攻。

她的房间虽然是一个人住但都是有两套生活用品的,也是在刻意在营造一种荆棘还活着的假象。她的所有房间都是这样的。

在荆棘死后她就开始可以说是继承了荆棘的小习惯其中就包括写日记。

最开始的日记看着很让人头疼就像是很乱的东西前言也是不搭后语的但是一直看下去就会从中找到一些细节,前后文一搭,就不难想像当时她的崩溃的精神状态和现下勉强维持的精神稳定多么不容易。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