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原型【死尸】好像这几个的设定有些重叠了

原型【死尸】是兽化人和不死族的孩子拥有强大的体能和愈合能力,完全没有活着迹象的“活人”可以自己控制心脏的跳动,即使不跳也死不了。然而痛觉是别人的数十倍,只能靠药物来减弱痛感。后天能力[状态齿轮]的技能。

兽化人和不死族的孩子。

虽然拥有不死族狡诈的头脑和不死,但却没有不死族的除了不死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的身体。(这里不死族只有在死亡后,伤口的恢复能力才会变快自动恢复身体。)

她的心脏天生就是不跳的,但是可以自己控制心脏的跳动,和其他人来说她的皮肤也相对的更加的有一种青白的透明感,而身体凉的血也是凉的,也不同呼吸,除了有意识之外就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受伤才能让她短暂的死亡。
这是她与母亲的不死族的区别。

同样拥有兽化人的强大的身体素质,恢复伤口极端快的速度,天生爱好杀戮的远古凶兽,对外界的感知也是极端的敏感,但就是因为这样,她的痛感是别人的十倍,一个小伤口也能让她痛不欲生,虽然很快就能复原,也就导致,对战对她来说实际上是一个痛苦的事情。

因为拥有不死族的死亡后自动修复身体的能力,和兽化人本身高程度的自我愈合能力。
使她可以把砍下来的肢体拼回去时靠着快速的恢复力恢复原样,在或者时候恢复被砍掉四肢这是,兽化人和不死族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如若不是拥有旁人是被的十倍的感知导致的十倍痛感,她可是说是天生的凶器,别忘了她遗传自她父亲兽化人的杀戮本性,和她母亲的狡诈、记仇的本能,最重要的是这两个都是极端的精神脆弱的存在。
也就导致了她的精神状态一直都是处于一种极低堪忧的状态,平时还好,一旦受伤,尤其是死亡后,不死族的狡诈记仇,兽化人的杀戮本性,很容易会让她挣脱痛感的束缚,精神崩塌,满眼在!只有杀戮的快感。

也就是说平常温柔的小天使,可能一瞬间就成为了满眼杀戮的恶魔了。

特殊能力是【状态齿轮】

攻击形态时是三个半人高的齿轮,可以当盾当回旋镖标,当坐骑使的存在。

非攻击形态的齿轮巴掌大的齿轮样式的存在,可以有很多个,是会在持续增加状态时在人的附近旋转,只要齿轮存在就会一直加状态,这是一个远程加状态的方式,因为她也是有所谓的施法距离的,但是一个技能不能在一个人身上叠加。

两个状态其实是可以同时存在的,但是……要隐藏身份嘛_(:з」∠)_
就是能增加或者减少一个人的正面状态或者负面状态,就她来说简直是不能再喜欢这个技能了,因为其中一个技能就是痛感降低_(:з」∠)_

其中技能还有:

非益技能:
【抵消状态】解除负面状态用,类似解毒一类的,当然作用要大得多,可以接触一切正面或者负面的状态,当然一次只能解除一个。
【封存】可将状态封存在物体上。

减益技能:
【沉重】增加其承受重力
【失血】伤口恶变导致持续失血失血
【失感】导致五感减弱半
【痛感】导致状态者拥有一倍痛觉
隐藏
【藤蔓】可以吸取元力并凝成晶体备用,在别人看来是无法存储的。
[她都是直接在身体里将那些元力凝成晶体,来隐藏那些晶体的存在,因为那些晶体无论是什么人都可以吸收的。]

增益技能:
【失重】如名可以减轻自身承受的重力
【高速恢复】如名治疗类技能提高伤口恢复能力
【感知】全部感知提升一倍,包括痛感,包括第六感。
【减痛】可减轻一倍的痛感
隐藏
【元力恢复】以自身的元力提供到别人的身上。

在别人看来,元力吸取只能当场用无法储存,而元力恢复也只能移动元力吸取来的元力。

她在大赛初的时候反杀别人得到了一个道具【玲珑骰子】,是可以伪造出参赛者身份的道具,假身份的积分会直接统计到真正的身份上的,假身份的积分就是从副身份流通到真身份的积分。

为了不暴露能力,她隐藏身份买都是封存到纸上当成符咒,或者在别人面前封存在糖上,导致别人都以为她是奶妈来着,虽然是暴奶来着……

真身份是第十一名
是以嗜血的兽化人形象出现的,她们都把她的嗜血状态下快速恢复并手指爪化当成了技能。
假身份是第二十五名
以可以杀怪恢复元力的的暴奶形象出现的很多人拉拢的对象。毕竟元力也可以恢复啊!
虚拟身份:符咒制作的人
未曾出现过人前,没有人知道是谁,也没有人挖出他的一点信息。
对一部分人来说这个人也是个重点关注的。


不死族的重生就和身体格式化一样对她来说死亡不是件坏事,她喜欢死亡但是不喜欢疼痛,毕竟她的疼痛是旁人的数十倍,所以也就导致她特别喜欢研究降低疼痛效果的麻药和无痛的毒药。

也就是因为她各种找药材来实验麻药和毒药,才没有人发现她对于治疗的药丸都是技能的结果。

她的头发是有触感的所以经常散着头发而且超级长,长的还快,经常不注意就要踩到的程度,她死亡后格式化头发就会变短变回到腰的长度。

为了稳定自己非常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她是有个维持精神稳定的表人格的,表人格虽然不是说是三观不正但是有本性在哪里,她的三观也是真善美的那种。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