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原型【巫女】

名字:塞拉

所属:圣永逆巫族,圣血一脉【被指定的巫女的统称】

星座:双子座

生日:6月1日

年龄:12

爱好:研究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以及观察人类

食物:红色的食物,以及生食带血的那种。

血型:A型

身高:160cm

体重:116.6斤

性格:看起来像是一个无害的孩子,有点小恶趣味,但实际上,实力非常强,只是觉得自己是在度假所以不太想动。但实际上作为人的正确三观根本没有,他会做都是因为他想做,是因为兴趣,行动无法解析,危险度爆表。稍微敏感一点的就能感受到他的巨大违和感,直觉会疯狂的鸣叫他的危险。

个人简介:圣永逆巫族,现任巫女。【其他信息皆被隐藏】

元力技能:【堕落】细小到几乎看不到的针,可以无限叠加构成任何他想要的样子。

口头禅:别叫我女巫,我是巫女,巫女,才不是女巫!

因为是还没有经历变声期,再加上又是中性软软糯糯的孩子音,经常被当成女孩子。

然而巫女男性和女性的衣服的区别就只在于一个是裙子一个裙裤。

碍于身份还不能穿带有巫女特质的衣服ennnn
然后就很尴尬……

巫女和女巫的关系其实是,巫女是个职介,是巫的最高职介,可以是女巫也可以是男巫。
巫女在巫中的职介地位大概就是皇室中的拥有绝对实权的王的存在。

十二岁来到凹凸大赛凑热闹

人物背景,
在他很小就展露了作为巫逆天的天赋,但很快他就被囚禁了起来,被当做实验材料来研究制作提升天赋的晶体(所有的巫的者制造物,最开始都是以晶体的形态被研究出来的,巫的类型其实有点像炼金师那种感觉。)从一岁到七岁都是在都是地下实验室中度过的而且不允许被接受知识的教育是刻意被当成一个人形兽类来养的。不过是一个相当珍贵的材料,和那些稍微残次的实验材料不一样,要小心一点对待才行的那种。【脚腕也就是那时候被毁坏的,虽然后来逃出来治好了但是稍微有后遗症的,因为心里阴影和并不会走路以及走不了几步脚腕就负荷了,所以一直都是靠着悬浮和翅膀腾空着移动的,反正就是以各种方式不走路。(站是可以站稳的但是走路就不行了因为发育不好导致身材小小的,因此也不重就挺喜欢坐在别人肩膀上的,因为高嘛,再加上小孩子心性。虽然他掏空了图书馆所有的智商和那些加冕的时候强行被灌输的智商和常识。)】

在依靠他自己暗中隐藏实力,疯狂的学习那些他们以为他听不到的智商。一次次的被背叛,背后捅刀。一次次的差点暴露。最终强大到再被压制的情况下逃了出去成功杀到所有除了他以外有可能被选中的巫,和现任的巫女之后成功加冕。
然后加冕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参与进那个计划的所有人都及以极刑,还有所有关联的知道计划的所有人包括知道但是冷眼旁观的所有人,再加上反驳他,质疑他,不臣服于他的所有人都处以极刑。
直接处理杀死的也有一两个星球那么多了。其实都是成为了他的实验材料,祭献了灵魂,尊严,构成存在的所有,执念,最在意的东西。连血液也不放过,也就因此没能血流成河直接以红色染化了整个星球 。

他一直认为只要活着就是错的,就是罪,世界哪有什么正义哪有什么公理,强者为尊,无论那个方面,只要你最强的那一面足够强到可以碾压其他人最强的那一面就好,本身最强属性有压制的话,那就哪等级压制就好,力量才是绝对的。

没有什么不是利益化的,如果有,不过利益不够大而已。

他认为旁观也是一种错,无所作为也是错,毕竟都是默认不是吗,那就是罪啊,人类每时每刻都要犯下的原罪。
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都是在伤害的,没有什么伤害的大小之分的,伤害自己也是伤害的,没有意义的,因为活着是罪,难道死就不是罪了吗 只不过死了,再大的罪也不会伤害到自己了就是了,那才是最自私的罪。

存在是错,不存在也是错。

世界多公平,正义,邪恶,善良, 永远都是非绝对的。


也差不多因此格外的讨厌安迷修,一遇到就烦躁。


巫制作的东西其实就是,那些我写的病症的特殊道具,被本来是想写个在凹凸大赛的一个特殊道具的商贩的来着,结果写成成这样了。以及我写得那些我原创的病症和道具就是我这个设定中的塞拉自己研究制作的要是真的写的话那种大众梗也是会写的,不过设定里就是他的前辈们制作出来的,他是从加冕的只是中得到的制作方式还有就是从图书馆中找到的制作方法就是了。

例如花吐症啦,飞鸟症啦,赤花症啦,这些我可能都要私设我流一番再来写就是了,当然借口就是塞拉自己改进了一番啦。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