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欢乐的写人设却不会写文的苦逼

【文豪野犬】——原型【亡者之躯】

◈姓名:冬·娜加纳·哥斯特
    性别:女
    年龄:十九(剧情展开时)
    阵营:守序中立
    生日:六月九日
    星座:双子座
    血型:B型
    身高:147(自此十一岁姐姐们死后就再也没变化过)
    体重:???
    爱好:收集眼珠(她一直觉得那些眼珠太脏,一点都像姐姐们的眼睛所以一直是自己用宝石打磨的眼睛)和头发和肢体
    样子:左眼宝石红,右眼天空蓝,灰白色的头发半长萌萌哒的双马尾,娃娃脸。
    特殊饰品:左边刘海有一个黑色的骷髅手加黑玫瑰的发卡。(骷髅手的掌心正好是笼罩了整个左眼,刘海则是遮挡了接近半个多眼睛。)
    喜欢——
    颜色:大姐眼睛天空般的蓝,二姐眼睛般耀眼华丽血红色(比起她的眼睛的颜色更加艳丽一些。),和大姐一样的灰白色头发,和二姐漆黑的头发。
    食物:酒心水果味的点心
    饮料:牛奶
    衣服:之前姐姐们喜欢给她买的类型。(萌萌的动物型,和哥特式和华贵的古典款)
    武器:用血液凝成的武器,样子经常改变,她都会用对于武器的运用她是专家,枪和大炮也是。
   

经常高频率且成功的自杀,仅仅是因为死了之后也可以复活,她期望的仅仅是那自杀后来到鬼门关,地狱的她们一面,以及那片刻的安宁。

她的救赎已经理她而去,用另一种方式守护着她。

她的不死能力是她的半身们死前赠予她的。

她的姐姐们是家里唯一在乎她这个被称为异端的半身,是因为体弱一直嫌弃,并且抛弃的世界上,唯一给予她光芒的半身们。

她的家族就是这样,只要是有双胞胎一定会重点培养,但是双胞胎本身却是对手一样的存在,在成年的之前就一定要有一个生一个死,全看你的价值几合。
价值低的那个就会成为“人型兵器”的实验里面,成为被药物灌注而形成的“人型兵器”被抹消人格,抹消感情,抹消存在一切证明。成为双胞胎的替身影卫。
但是三胞胎不同,注定了只有那个最小的那个牺牲,且除了她之外的两个姐姐注定成为家族掌控者的双星。(这里指一文一武。)

家族一直有一种这样的族规,只有有影卫的双胞胎才有资格真正的拥有继承家族的真正资格。

而且他们家族的双胞胎也确实是最多且最有实力的。
而且在家族的历史上有影卫的双胞胎注定都是家族的双星。
而影卫就是她们的连结点,她们的守护者。

她是注定除了成为影卫,就没有丝毫价值的,并不需要人格,感情,过去和未来的人偶而已。

她很小就被推入实验室了,进行身体上实验真的是很痛苦,但是她知道这还不是最痛苦的,因为她还没有成年或者她的姐姐们还没有成年所以她还不需要进行最残酷的清洗人格,剥离情感,还没有完全被改造成机器。

但是为了让她更加的痛苦一点那些以折磨她为趣的实验人员,在那些双胞胎被送进来的失败品的实验她都会在一边被强制观看和临近的共感。

初次筛选十二岁
成年礼十八岁

在她临近初次筛选的时候也就是说,她要进行清洗人格,剥离情感的时候,她的救赎,她的光芒,她的半身们,将她救了出来。
但是很快她的身体就出现了崩毁的状况,她瞒着她的半身们,体验一段对她来说最珍贵的,唯一不想遗忘的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当时是在逃亡。)

但是她们死了。

她们因为救出了她,被家族称为是叛徒,被追杀。
先死的二姐,武力最强的二姐,她这废物不一样的二姐。
为了救她这个废物而死,甚至将自己的异能能保住她亲爱的妹妹,亲手将自己的心脏掏出来三分之一撑着最后一口气缝给了她。
然后是作为脑的大姐,她唯一的救赎也死了,同样是为了救她……
和二姐一样,三分之一的心脏缝在了她的心脏上。
她……
被托付给了一直想要灭掉她们家族的港口黑手党。
她临近崩溃的身体也被救了回来,依靠她的半身们的融合的异能力。
成功激发了她的异能力。

二姐:
▲异能力【随波逐流】
控制液体,只要是在可控范围内,暴露在空气中的液体。比如血液,水汽,水。
是一个相当燃烧自己血液的能力,因此长期贫血和大姐一样有着巨大的缺陷。

大姐:
▲异能力【世间苦难】
以自身为中心一定范围内,所有存在对异能者来说都是数据化的,可以得到信息同样也可以篡改。
这个异能的能力其实“篡改”和“读取”只不过读取其实实是被动的开着在一定的范围内无法撤销,这也是副作用之一。
每一次篡改的身体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崩毁,以及消耗自身的血液燃烧为代价。

小妹:
▲异能力【亡者之躯】
准确来说就是僵尸还是那种祖宗级别的。
不会死亡,或者说无法死亡,她本身就是游离在现世和地狱之间夹缝的游魂而已。
身体不会真正的崩毁,有异常的修复力,和适应力。只要是人的血液就可吸收来进行自我融合,成为她的血液,要是肢体被烧毁的连渣都不剩只要找一个差不多的肢体,简单的缝合上就可以自动将缝合上肢体字都改造成自己的肢体,和自己原先一样,无论是细胞还是原先的骨骼
三无,类似机器的亡灵。
融合了【随波逐流】和【世间苦难】
要真的说就是这才是三胞胎真正的异能力的真正形态。
三个人,两个人之间的异能力都能得到一定的融合,三个人就更别说一旦融合。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家族经久不衰的缘由。
而这一代的最高作品,最强大的生化武器。

她对自己的肢体甚至大脑都不太在意,哪怕是无头她都能感知周围,也可活动,(她是无法死亡的,无论以各种方式。)

但是只要是你的攻击触及到了心脏,那么恭喜你戳到逆鳞了,她不生吞活剥了你,她就不是那个疯子了。

她没有沉眠,完全是因为她们希望她好好的生活,她们的希望就是她的方向。

以及提一个重点,【请君勿死】对她完全不起作用,在判定里她是一个死人。

她对自己的评价也经常是人造合成物。她的存在就是三条相似的生命与灵魂。

她很喜欢中原中也,因为那双眼睛真的是真的很像,很漂亮。
她经常看着双黑的互动出神,因为姐姐们也是经常这样。

她是真的守规矩,规则不允许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并不徇私,不如说没什么可以徇私的地方。
能让她暴走的失去理智的状况也只有,伤到了她的心脏的姐姐们的部分,或者是姐姐们送她的那个黑色骷髅手黑玫瑰发卡和一切姐姐们留下来的遗物。
那个发卡是她的姐姐们亲手做的也是她唯一留下的思念了。

初次被介绍给森鸥外的时候她六岁,是在姐姐们介绍下。
八岁到十岁之前经常在森鸥外身边,只要是森鸥外希望的她就会去做,比如杀人和刑讯逼供,一切她作为影卫强行学习的知识可以用的上的。
十岁实验频繁,只有接近一般的时间都是在森鸥外这里调养和姐姐们见面和期待见面中。
十一岁姐姐们死亡,正式托孤给森鸥外,醒来后正式激发异能力【亡者之躯】
十一岁末森鸥外上位。
一直作为琉柩的直属被排到任何地方学习 然后学习一阵然后就再换。
实际上十四岁时就有资格成为干部的,但一直忙于蚕食那个恶心的家族而一直被延后了。
十六岁正式成为了几乎和干部同等权利的干部直属。
同年太宰治叛变,她回归本部述职紧接着就被琉柩带走去了意大利。镇压哪边的场子,和意大利黑手党之首九代目和十代目都有交情。

以及她的暴走只有森鸥外,红叶大姐,同时在场的双黑才能稳定下来。而且是自己稳定的那种,除了琉柩根本无法武力压制,别忘了她可是【亡者之躯】

琉柩能控制她也是因为正好克制她。

而且这五人介有着【她们】的影子。

面瘫表情极少,话不多,虽然重感情,但是真正能走到她心上的人很少。
在着四人里对比一下的话太宰治显而易见的是垫底的那个。

被她真正在意的人都有被她送的一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
森鸥外是一个怀表,红叶大姐是一个红水晶的发饰,琉柩是她亲手制作的各种小饰物,中原中也是一个带着链子的帽子,太宰治是一个黑曜石的袖扣。

常年带着黑色的半指手套,指甲是常年的不变的黑色

在二姐死的那一天前,突发奇想给她涂指甲油但是只有黑的,说是下次给她在给她涂红色的,二姐喜欢红色,结果她食言了。因此她经常会买漂亮的红色指甲油,但是不涂会给她喜欢的人涂,森鸥外因为知道纵容她涂过几回,都是在她的情绪极端不好的情况下,当做安慰会让她涂,也会给她涂黑色的指甲油,来安慰她。

涂指甲,是一个让她平静的事情,在情绪波动较大的时候会特别喜欢给别人涂。
给别人涂黑色是感觉还不错,涂红色是喜欢,愿意让你给她涂就是认可你了,之后不久就有可能会送你一个小东西。这个东西你要是不在意她就不会再给你机会给她涂指甲油了。

送东西的习惯是小时候才有的,而涂指甲则是十一岁姐姐们死后才有的。

她特别在意的东西还有她根本不舍得用,但是天天抱着睡觉的大姐的刀(有刀鞘的的样子有点像一个十字架。)
一个姐姐们刚死她天天晚上睡不着森鸥外给她的一个连在一起的双生娃娃。
自己的心脏
买来但是绝对不用的颜色特别好看的红色指甲油。
她亲手制作的黑曜石的假眼睛(打磨的和真的一样,但是她一直觉得都没有大姐的眼睛好看。)
一个怀表最开始森鸥外给她的第一个礼物,上面有三胞胎的唯一合照。
二姐的一个红宝石雕刻精致到不行的耳钉。(在二姐死前被她直接订到了她的耳朵上。)
她的房间里根本没有床只有三个巨大棺材,中间那个是她的“床”一左一右都是大姐和二姐的骨骼和被制作成假发的头发,和单独被小罐子保存下来的姐姐们的眼睛,因为几乎除了骨头什么都没有留下,但哪怕是这样她也有好好的挑衣服经常给姐姐们换。

每一次叫她起床的时候,都感觉是可以直接下葬了。

因为她的房间确实太过压抑,吓到不少下属,自此以后她的房间就成了鬼屋一样的传说中的地方。

到了后来也就只有琉柩会来叫她了,说是叫她不如说是带着棺材直接搬走。

评论